(16)2007個人見證-銀有(YOYO, LIU)

大白色的蝴蝶蘭花

    李恕權(蚱蜢)的魅力.
    早上8:00起床,預備用早餐,因為要帶著祥騰一起去教會主日崇拜,小孩子嘛!總是會拖拖拉拉的,不是忘東就忘西,他自己背著背包,裏頭放的是電玩光碟VCD,他要拿到教會去玩.今天早出門,到公車站牌等一下子,Bus 105 就來了,我們遠遠看到公車就趕緊招手,真怕司機不停跑掉,我們就要等下一班了.

 

     通常我都拿卡片(台灣通)給祥騰先上車刷卡,而後我會跟上,若有位子,就叫他先坐好,我坐在他的身邊,呀!今天早上他實在坐立不安,動來動去的,我只好離他遠一點,坐到通道的另一個坐位,車上正播放一些國語歌曲,其中有一首是李恕權唱的,聽起來蠻耳熟的,我也跟著哼了起來,歌名我忘記了,只記得二句的歌詞,……告訴你心裏的話,看著你的眼睛,………

 

    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個女學生,可能她也感覺這一首歌真的很好聽吧!突然間,問我這首歌是誰唱的?喔!我跟她說:李恕權(蚱蜢),他是台灣的小留學生去美國讀書,他有很好的學歷,但他非常的熱愛音樂,自己寫歌,譜曲,來台灣癹表他的新作,—(迴)—後來變成他的成名曲,瘋迷全台.

 

    —迴—這首歌的歌詞其中一二句……..有一些聲音,在我的胸懷,一次又一次,………我跟這個學生,再多介紹一點,讓她對這位歌星有更多的了解,李恕權(蚱蜢),最特別的地方是他打的領帶,故意打得鬆鬆的,一出場演唱的時候,身上的肢體動作就好像(蚱蜢)一般,所以,才有這個稱號.

 

    他娶了一個美國太太,他很愛他的太太,但後來離婚了,極度的傷心,有一段很長的時間無法創作,但經過傷痛之後,他又重拾創作新的歌曲,再次的返回台灣癹表他的新歌,而且,在台北也成立個人的音樂工作室.我如此詳細的介紹這位歌星,她聽了真的很高興,我還告訴她,你可以到老一點的唱片行,問一問老闆,大概都會知道的.

    很快的就到站了,我們差一點來不及下車,急忙的跟司機說:我們要在文化創意園區下車.


    哎!有太多的時候,人與人的相遇,一生就遇到這麼一次,以後再也很難機會跟他們相遇了,這叫作一面之緣?我能跟這位女學生談這麼多有關歌星的背景,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意呀!
哎!我上網好不容易才找到 《迴》這首歌的歌詞的,現在就讓我們重温這首歌的味道吧!

 

《迴》作詞:連水淼 作曲:韓正皓
有一些聲音在我的胸懷 峰迴路轉如此糾纏
一天又一天 一年又一年 不知道
何時才能向你說句話
越過千山萬水 已忘記疲倦的我
向晚的城市 夜色未淹沒
你用你的一切 等待我的漂泊
我用我的漂泊 等待你的一切
你用你的一切 等待我的漂泊
我用我的漂泊 等待你的一切

 

感謝主!讚美主!
    主日崇拜後,下午敬拜部都會練習詩歌,預備下週主日的敬拜讚美,從練詩當,中我感受到神的醫治,心靈能夠大大的得到釋放,感謝主!讚美主!

 

神轎出巡.

    在回家的路上,接近復興路一段,沿途看到抬著神轎出巡,前面由警察開路,一整條街都被佔去了,公車,台北稱(巨無霸)都要讓他們三分,哇!現在的神轎都極為現代化,神明的兩旁安裝二根圓形的鐵管,還可以不定時的冒出火花,好像魔術表演一般.

除了抬著神轎出巡之外,你還可以看到乩童拿著帶刺的棍棒,邊走邊打自己的身体,更誇張的還有濟公活佛,戴著濟公帽,穿著黃色的道袍,右手拿著竹葉扉,不停的搧風,或者拿著葫蘆,猛喝水,搖頭晃腦的後面跟著遊街都是信男善女,一陣子就放鞭炮,霹靂啪啦,一陣子就放音樂,好響喔!很吵呀!我們已到站了,公車司機都要開超過車站牌,才能安全的讓乘客下車.

 

大白色的蝴蝶蘭花.

    教會的呂俊儀執事幫忙他的朋友(花農),拿一箱大白色的蝴蝶蘭花送給教會,會友們看到這麼漂亮的,純白色的,帶有一點淡紫色,超大朵的蝴蝶蘭,喜愛花的人都非常的喜歡,大家都選擇一些帶回家插在花瓶裏,放在客廳好好的欣賞.

 

    今天牧師講道,其中有一個重點提到,在 神的愛裏與人有美好的互動.
他談到你認識你的鄰居嗎?現代的居住環境都是公寓式的,你家隔壁住的是什麼人,你完全都不知道.時常看到電視新聞播報,有人死在屋子裏面,過了一個禮拜都冇人癹現.現代的忙碌人,變得越來越冷漠了,那有多餘的時間顧到別人呢?

 

送花給別人.

    除了會友帶走一些蘭花回去,還有很多剩餘的,想想辦法把這麼漂亮的蘭花再送出去,教會1樓有一家寵物店,我看到店的大門口,放著一小盆的蝴蝶蘭,剛好店裏的老闆娘出來倒垃圾,我隨口問她,你喜歡蘭花嗎?她說:喜歡!那你等我一下,我上去7樓拿一些送給你,當我把這麼漂亮的蘭花交在她的手上,囝6f很高興,也很開心.

 

    電梯裏頭遇到一位老先生,他老人家手裏捧著一小盆已經完全枯萎的香水百合花,我看他可能也喜歡花卉吧!我也是同樣的問他,伯伯,你喜歡蘭花嗎?他說:喜歡!那你我一下,我進去教會拿幾枝送給你,他老人家就按住7樓的電梯不動的等我出來,他很高興,也感覺很突然,既然在電梯裏有人送給這麼漂亮的蘭花.

 

    我自己也帶了一些回家,呀!分別送給大樓警衛室的伯伯,住在我們家隔壁棟16樓的阿嬤,在電梯裏頭遇到中山醫學院的學生們,他們住在我們這一棟10樓,我也送姶他們了.


    喔!雖然這是借花獻佛,但我能夠及時的付予行動,自己也感覺很快樂呀!曾經看過一句話是這麼說的,[當你送花給別人,第一個聞到花香的人就是你自己].

 

銀有.
2008/03/02(日)